一只很懒的十淮

(小号:火车司机_十淮)您好,这儿十淮,主混语c圈,平常没事闲的有可能想起来更更文。
既然来了,就不能点个关注吗?
卖萌。x【bushi】

《与你》曦澄ABO

#文笔不怎么好,想起来就更…
#肯定会ooc…
#现代校园梗…
#ABO
#没什么高能
#都是糖
#估计会有孩子…【乖巧.jpg】


2
“嗯…好。这边。”蓝曦臣帮着江澄提着行李,一路上有说有笑,仿佛忘了身边还有两个人。
“到了,305,这就是你们俩的宿舍了,隔壁306就是我和忘机的房间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们。啊,对了,房间的钥匙,拿好。”蓝曦臣将钥匙放入江澄手中,握了一下。“你们俩个好好休息一下,我和忘机先走了。”
“嗯,好,真是麻烦蓝学长了。”江澄点头致谢,对蓝曦臣表示出和蔼的微笑。
江澄看了看魏无羡,魏无羡则是一直在盯着江澄。“诶,师妹,你今天这么开心吗?是因为升入大学呢?还是因为…”魏无羡笑着,没有再说下去。“因为什么?”江澄表示很不理解。“算了,不说了,我累了,快点铺好床好休息一下吧。”既然魏无羡不说,江澄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。
晚上,校外大排档。
“来来来,师妹,干一个!”魏无羡举着一罐啤酒,醉醺醺的说着。“谁是你师妹???魏无羡你再叫我师妹我打死你信不信?!”魏无羡笑笑,说道“好的师妹,没问题师妹!”江澄一掌拍在魏无羡背上,拍的魏无羡一口啤酒喷了出来“噗——诶不是,师妹你怎么突然这么暴力?!”江澄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只说了句“不说了,不想说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魏无羡摇摇头“唉…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们不懂哦。”
“呕——呕——”蓝曦臣和蓝忘机循声而来,发现竟然是魏无羡和江澄!
“这…是怎么回事?”蓝曦臣扶着江澄,蓝忘机扶着魏无羡,“算了,忘机,我们先把他们送回去吧。”“嗯。”
宿舍。
魏无羡缠着蓝忘机非要去他的房间,蓝曦臣没有办法,只能暂时和江澄住一间。
江澄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体一点点变得不对劲,『糟了!是发情期!』江澄这样想着,只觉得身边有A的信息素的味道。O发情期时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可是对A致命的诱惑,当然,蓝曦臣也不例外。
“晚吟…?你…这是怎么了?”蓝曦臣当然闻到了江澄信息素的味道。但是他强忍着内心的兽性,装作心平气和的来询问江澄是怎么回事。
“蓝…蓝涣…你…离我远点…我怕我…控制不住我自己…”江澄殊不知他现在的样子,都已经可以让多少A立刻放纵自我,爱抚他,占有他,甚至是标记他。
没错,蓝曦臣也是个A,而且是那种占有欲超强的A,他瞬间爆发出的A独有信息素的味道,让江澄都心生了几分畏惧。
“晚吟…我…让我帮你一次,可以吗?”江澄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只是单纯的度过这次发情期。
江澄一下子把蓝曦臣拽到床上,嘴贴到蓝曦臣耳边说道“Fuck me…”
(之后当然是干了个爽)
一个星期以后
“哟,师妹,腰还好吗?”魏无羡嬉皮笑脸的走过来,拍了一下江澄的背。“我靠,魏无羡你是不是欠打啊!”江澄被他这么一拍,腰差一点就折了。江澄扶着腰,慢慢的走着,没想到蓝曦臣突然走了过来,“晚吟?你…没事吧?”『能没事吗?啊?要不你试试在下面?』当然,这都是江澄的心里话,现实是“啊,没事,没事的,不劳蓝学长担心。”江澄尴尬的笑笑,转身就要走。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?毕竟…是因为我你才这样的…”蓝曦臣牵住江澄的手,“晚吟…你能不能别叫我蓝学长,怪见外的,叫我蓝涣就好了。”蓝曦臣和蔼的笑了笑。
“好吧。那个什么,蓝涣,我要去上课了,你能不能放手,况且,捏的我手很痛。”江澄皱了皱眉,蓝曦臣立刻放开江澄的手“啊,抱歉,晚吟。那下课的时候,我来接你一起去吃午饭吧。”“嗯,好。”



(拖了好久才更,应该没有人打我…

评论(11)

热度(58)

  1. 狂歌需纵酒一只很懒的十淮 转载了此文字